手機訪問 m.ttdu8.com

故事會-故事會在線閱讀-天天故事網

當前位置: 天天故事網 > 偵探懸疑 > 追根問底

追根問底

時間:2013-12-25來源:閱讀經典 作者: 晏習生

      一樁離奇兇殺案,揭開偷腎換腎秘密;

一顆欲壑難填心,露出為富不仁本性!

 

午夜兇案

 

“打黑記者”慘死在自家的臥室里,頭、臉、胸、腹等部位被刺了’33刀,其中19刀均在致命處。是挾恨報復,還是因奸殺人?

眼前的場景令人觸目驚心,已在河陽市紅山區分局刑警大隊干了三年、親歷了數十次現場的許穎仍感到脊背一陣陣發涼。

臥室里靠床邊的地板上躺著一個只穿著睡衣的血肉模糊的男人,流了近半個臥室的血已經凝固。被害者身中數十刀,而最殘忍的,莫過于死者的臉部被劃了好幾刀,嘴唇上翻,牙齒外露,整個臉部顯得猙獰可怕。

室內被翻得很凌亂,看上去像是入室搶劫殺人或者盜竊殺人。

現場勘查的初步結果是:被害人何正求于2006927日晚上11時左右被殺死在自家的臥室里,頭、臉、胸、腹等部位被刺劃了33刀,其中19刀均在致命處。

死者身旁有一件絳紫色的女式薄毛上衣,幾乎被血洇透了,上面還有揩拭的痕跡。技術中隊的沙長青隊長拿起這件衣服對著燈光看了看說:“這應該是兇手拿來擦地板上的血跡用的。”

在室內還提取到了12根毛發。

除此之外,經過兇手處理的現場再沒有提取到其他有價值的東西。

第二天一早,許穎來到辦公室。坐在椅子上,她的腦子里有點兒亂,昨晚的那一幕又清晰地浮現在她眼前。她開始沉思起來。

何正求晚上11時左右被殺,根據現場檢驗的結果,他家的門鎖沒有遭到破壞,窗子也關得好好的。也就是說,兇手進入他家只有三種可能:一是何正求忘了關門;二是兇手是何正求的熟人;三是兇手有何正求家的鑰匙。

許穎與何正求從小相識、情同兄妹,她知道何正求是個做事非常嚴謹細心的人,平時從不喝酒,而尸檢證明,他也確實沒有喝過酒。那么,何正求從外面回到家后不關門是根本說不通的;如果是熟人殺害了他,那又是什么樣的熟人能在晚上11時進入他家,并對他痛下33刀呢?他們之間到底有什么樣的刻骨仇恨?何正求又怎么能放他進來呢?

當許穎認為這兩種假設都不大可能成立的時候,心突然狂跳起來:現在還有一種可能,那就是進入何正求家的人只能是有他家鑰匙的人。而有他家鑰匙的人,除了何正求自己,就只有他的妻子殷思琴了。因為,他們的兒子何苗才四歲,一個四歲的孩子是不可能有家里的鑰匙的。

推想到這里,許穎嚇得幾乎從椅子上跳了起來?伤潇o下來后,又斷然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現年31歲,長相英俊的何正求出生于一個干部家庭。讀大學時,不知有多少美麗癡情的女孩子追求他,可他從不輕易示愛。最后,河陽市知名民營企業——富國集團董事長殷富國的小女兒殷思琴憑著其優雅的氣質、無可挑剔的美貌俘獲了何正求的心。

畢業后,學新聞的何正求成為河陽市電視臺的記者兼主持人。而學經濟的殷思琴則回到富國集團,擔任父親的助理;楹,兩人雖然各有各的事業,但他們甜蜜的愛情卻是許多人艷羨而津津樂道的話題。

許穎明白,一對夫妻沒有經濟上的窘迫,沒有地位上的懸殊,如果一方謀殺了另一方,奸情應該是首要的甚至是唯一的動機。但許穎從來沒有聽說過何正求和殷思琴有感情方面的波折。因為在河陽市,何正求與殷思琴也算是公眾人物了,但他倆從未傳出過任何緋聞。

許穎的腦子里又有點兒亂了。

這時,有人通知她去四樓的會議室開會。

會議室里除了幾個刑警,還有分管刑偵的副局長吳吉林和刑警大隊長王海洋。

會議的主題是討論何正求被害案以及相關的分工情況。最后的分工結果是:許穎和她的老搭檔劉緯負責調查何正求出事前的所有活動。

許穎和劉緯首先來到了河陽市電視臺。

當新聞部的梁主任聽到何正求被害的消息后,不由大吃一驚。

許穎問:“梁主任,你知道何正求昨天的活動情況嗎?

梁主任答道:“小何五天前請了一個星期的假,說是出去散散心,沒想到他竟然提前回來了。”

許穎問:“你知道何正求是去什么地方嗎?

梁主任搖了搖頭。

許穎又問道:“何正求請假出去散心,他有什么不快樂的事嗎?

梁主任先是茫然地搖了搖頭,后又有點兒自責地說:“小何是我們電視臺建臺以來最出色的‘打黑記者’,有良知,有正義感,其前途不可限量啊。加上他有嬌妻,有愛子,可謂事業家庭雙豐收,他還能有什么不快樂的事呢?只怪我當時沒太在意他的話,沒想到就發生了這樣的事,他的死真是太可惜了。”

一旁的劉緯又追問了一句:“你作為何正求的領導,他跟你說過有什么人特別恨他嗎?

梁主任又搖了搖頭。

在富國集團董事長殷富國的別墅里,許穎和劉緯見到了他的小女兒、死者何正求的妻子殷思琴。

落座后,許穎說:“嫂子,我知道你現在正處于悲痛之中,請你節哀。正求哥被害,我心里也十分難過。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盡快地找到真兇,以告慰他的在天之靈,你說是嗎?

殷思琴點點頭,聲音低低地:“小穎,你們想知道什么,就直接問吧。”

許穎說:“我們從電視臺的梁主任那里了解到,正求哥請了一個星期的假,你知道他去了哪里嗎?

殷思琴搖了搖頭:“不知道,他沒有告訴我。”

殷思琴的回答令許穎和劉緯暗暗吃了一驚。

許穎急切地問道:“他去哪兒怎么會不告訴你呢?他有沒有說過外出干什么了?

殷思琴道:“沒有。他知道我天天忙著公司的事,可能……是不想讓我分心吧。”

這樣的回答未免有點兒牽強。

許穎看了劉緯一眼。

  • 免費訂閱最新好故事,微信號:aigushi360
  • 本故事地址:http://www.283128.live/zhentan/9030.html
    ------分隔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