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訪問 m.ttdu8.com

故事會-故事會在線閱讀-天天故事網

當前位置: 天天故事網 > 偵探懸疑 > 二次謀殺

二次謀殺

時間:2015-09-21來源:故事會 作者: 朱祖賢

 

“今晚的米飯還是太硬了。”張橫面無表情地說。他鼻孔附近的肌肉輕微地顫動著,這是他意識到自己無能為力而暗自發怒的標志。他無精打采地換了一個坐姿,抬頭盯著吳珊姍。

 

“下次會記得多加些水的。”她的回答一如往常,冰冷簡潔。她一邊吃著飯一邊眉目平靜地翻著手上的美容雜志。

 

看見妻子泰然自若地回避著自己的逼視,張橫失去了繼續爭辯的耐心與勇氣。他長久地凝視著吳珊姍的側影,他恍惚覺得燈光在搖晃,光影雜亂無章地重疊在一起,吳珊姍近在咫尺的身影遙遠得好像掛在走廊墻壁上的抽象藝術畫,模糊而陌生。

 

再次追問沒有意義,每次與妻子的爭論就像冰糖掉進一罐蜂蜜里,當時激不起漣漪,事后也不會留下痕跡。他盡量壓抑著內心的憤怒和失望,裝作胃口很好的樣子接連盛了三碗飯。

 

也許從那一刻起,張橫心中就起了殺機。

 

結婚五年的張橫和吳珊姍住在大慶市C區的高層公寓里,張橫32歲,妻子比他小兩歲。他們是在南方經濟發達的N市認識的,那個時候張橫還做苦蕎茶的生意,吳珊姍則在一家公司當秘書。雖然在一個城市,兩人隔得并不近。吳珊姍周末才有假休,每個周五下午,吳珊姍都會坐兩個小時的公車來找張橫。即便來了,也不一定能見到張橫,他總是有很多事務要處理,忙著出差跑市場,忙著進貨。但吳珊姍從來沒有怨言,張橫在的時候,她就為他洗衣做飯,不在的時候,她總是一個人去看電影。那個時候張橫經濟寬裕,吳珊姍也很柔順體貼,雖然也有摩擦和矛盾,但總體來說還算平靜和諧。

 

第二年,張橫的生意出現了嚴重的危機,錢全虧損了。他一直以為漂亮的吳珊姍會離開他選擇更好的人,然而吳珊姍在那段最艱難的時期一直陪在他的身旁。當時張橫覺得吳珊姍是可以和他過一輩子的人,他們比之前愛的更熱烈。每次張橫在夜里醒來看到吳珊姍仍然睡在自己身旁,他都會跪著親吻她的臉,讓失意和感動的眼淚滴落在吳珊姍的臉頰上。

 

不久,他們結婚了。他不想回老家和父母住在小縣城,就和妻子來到了臨海的大慶市,他也在外貿公司謀到了一個職位。吳珊姍剛生完孩子就急著出去工作了,她不喜歡做家庭主婦,也不想帶孩子,覺得孩子吞噬她的青春,使她煩躁不安,于是女兒一歲后就送回老家給他父母撫養了。

 

吳珊姍性格內向,和同事不太親近,只和千雪要好。因為公司離T大學很近,她們中午常常去那里的食堂蹭飯吃。

 

張橫不喜歡吃硬的米飯,他覺得難以下咽,他已然忘記這些年來有幾千個日子吃著這樣生硬無味的米飯,但是無論他抗議多少遍都沒有用,她的理由是她自己喜歡硬的米飯。他不喜歡紅色,可是她總是千篇一律地給他買款式相同顏色老舊的大紅色內衣。他想把孩子接回來,給她分析種種孩子遠離父母關愛的弊端,然而她總以雙方工作忙碌為借口推辭。“等孩子上小學時再接過來也不遲啊。”她這樣拒絕道。

 

他發現她害怕改變,害怕麻煩,害怕麻煩會帶來難以預料和應付的變化。她過于嫻靜了,讓人猜不透她的想法,判斷不出她心情的好壞,他覺得她就算不是喜怒無常、難以取悅,也稱得上難以捉摸和不可親近。他們曾經共同的夢想,真摯的依戀,明媚的憧憬,美好的回憶,都變得遙遠而暗淡了,失去了歲月的芬芳,仿佛年華遠逝,愛情也變得瘦骨嶙峋,沒有了永垂不朽的氣魄與壯志。他認為她有一種理所當然的自私,肆意妄為的冷漠,旁若無人的驕傲。他覺得不可思議,怎么女人結婚以后會這樣判若兩人,他有時候懷疑她是否從來就如此,只是自己沒有發現而已。

 

張橫在公司也過的很不順心,他學歷不高,在大慶市又沒有人脈,總是受到上司的冷落和同事的擠兌。本來以他的能力當主任是完全沒有問題的,但在公司公開競聘時輸給了經理的侄子,一個毛頭小子,這更使他一蹶不振。他想跳槽,又怕進不了好的公司。他經常加班和出差,有時日夜顛倒,倒時差常常讓他夜不能眠。在升職夢想成空且加薪無望的情況下,他每月還得交近五千元的住房貸款。他思念女兒,經常給她買玩具和衣服寄回老家去,他和妻子確實沒有時間帶孩子,為此他一有假就回老家看女兒,而且離開的時候總是萬分不舍。這一切壓得他喘不過氣來,只覺得苦悶沒有盡頭,下了班不知該往哪里去,他無處訴說,妻子全然不懂他的心思,她熱衷的是美容、減肥和電視劇,他們只說簡單的日常用語,心靈交流和靈魂暢談的次數屈指可數。

 

他以為激情和愛情會常在,但它們消失得如此之快,他幾乎手足無措,都來不及回味和悼念。退一步,他相信激情褪去至少愛情可以轉變為親情,想不到最后孵出來的只有冷淡與漠然,而讓他勇敢正視這種冷淡與漠然的正是妻子剛才面對他的逼視時的無動于衷。

 

他告訴自己:“她不再關心我的疾苦,不理會我的要求,不顧及我的感受,我有什么好留戀的呢?與其這樣平淡地生活下去,不如主動改變現狀。”離婚是不可能了,首先是雙方父母不會答應,其次吳珊姍不會同意。她滿足于現在的生活,肯定不會答應他的要求,而且她肯定要平分財產和爭奪孩子的撫養權,他不想孩子和她這樣的母親一起生活。

 

他思前想后,左右為難,那天夜里,他從睡夢中醒來,一如多年前因為生意失敗從愁苦與憤懣中驚醒般,在黑暗中跪著親吻著妻子松弛的面龐。他躺下來,決定謀殺妻子,他的心情慢慢得到了平復。

 

  • 免費訂閱最新好故事,微信號:aigushi360
  • 本故事地址:http://www.283128.live/zhentan/8075.html
    ------分隔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