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訪問 m.ttdu8.com

故事會-故事會在線閱讀-天天故事網

當前位置: 天天故事網 > 法制故事 > 被性侵的少婦和價值千萬名畫

被性侵的少婦和價值千萬名畫

時間:2014-03-19來源:婚姻家庭 作者: 呂飛鯨

      一對擁有大專學歷的80后小夫妻,經多年奮斗,終于在濟南一處高檔小區買房,并如愿把6歲的兒子送進重點小學就讀。為了給兒子找玩伴,妻子認識了小區內一名離休的“廳級高官”,并屢次出入其家,結果被對方強奸。因顧忌到對方的身份和自己的名譽,她始終沒有勇氣報警。

  正是因為她的怯懦,致使她第二次遭到強暴。在忍無可忍的情況下,她告訴了丈夫和父親真相。兩個男人也沒有選擇報警,當得知對方家里藏有價值千萬的字畫、珠寶時,他們在一種“正義”和報復感的驅使下決定“誘殺”對方,然后盜走名畫和珠寶。然而,案發后卻出現了令人啼笑皆非的荒誕一幕……

  結識高檔小區里的“離休廳官”,少婦被強暴暫且隱忍

  20095月,艾斯琪和丈夫張化新花48萬元在濟南市一個小區按揭了一套90平米的學區房。簡單裝修后,他們搬了進去。這年9月,他們將6歲的兒子小龍送進附近一所重點小學念書。

  27歲的艾斯琪出生在山東省濟陽縣。2001年,她大學畢業后曾在濟南一家民辦中學擔任英語教師。與大學同學張化新結婚并有了兒子后,她把兒子小龍交給濟陽的父母照顧,自己和丈夫在濟南打拼。張化新在濟南開了一家小型地暖公司。2008年年底,濟陽縣城搞城市改造,張化新家老房子拆遷,家里拿到很大一筆拆遷款。他是家中獨子,父母于是拿出48萬元給他在濟南購房。夫妻倆就選擇了這個小區,并把兒子從濟陽接了過來,送進了緊靠小區的重點小學。因為丈夫工作忙,兒子又小,艾斯琪暫時在家當“全職太太”。

  這是一個高檔小區,靠近山東省文化廳,附近有不少高校,在此購房的多是政府機關干部、高校教師和高級白領。

  小龍愛畫畫,艾斯琪為他報了一個美術興趣班。讀美術班期間,小龍認識了一個玩伴,小名叫團圓。每次接送團圓學畫畫的是他的爺爺,老人戴副眼鏡,保養得面皮紅潤,言談舉止很有修養。巧的是他們住在同一個小區,與艾家同一幢樓不同單元。攀談中,艾斯琪得知老人名叫孫仲振,66歲,老伴去世多年,因忍受不了寂寞,就把小孫子接來與他同住。

  此后,這對男童經常互相串門,一塊玩耍。艾斯琪因此與孫仲振有了接觸,得知他離休前是一名副廳級高官,一兒一女均在政府機關就職。見孫仲振談吐不俗,家中掛滿字畫,她對他十分尊敬。艾斯琪與他接觸還有一個想法,她想將來兒子小升初,老人或許能幫得上忙。

  20104月初的一天晚上,艾斯琪又來孫家叫小龍回家吃飯。可小龍已在孫家吃過了,正跟團圓看動畫片,而孫仲振正就著兩盤涼菜,品著美酒。見艾斯琪進來,孫仲振就讓她坐下喝兩盅。

  那段時間,正好丈夫去了外地出差,加之第二天又是星期天,艾斯琪想讓兩個小孩多玩一會,就去廚房幫著炒了兩個菜,坐下來,陪著孫仲振喝了點酒。喝著喝著,孫仲振突然談起自己的古畫和古董收藏,艾斯琪十分好奇。孫仲振頗為神秘地向客廳瞧了瞧,叫來兩個孩子,掏出100塊錢,讓他們下樓買東西吃。孩子們下樓后,孫仲振就去內室取出兩幅卷軸,打開一幅說:“這幅畫有人出130萬要買,我沒賣。”

  艾斯琪“啊”了一聲,孫仲振不以為然道:“這不算啥,我再給你看一幅。”隨后,他打開那幅稍小的古畫,淡淡地說:“這幅柏樹圖,是清代乾隆皇帝畫的,共有四幅,其中一幅在香港佳士得拍賣行拍到1500萬!有畫商來我這里想買畫,我都沒理他。”艾斯琪聽得目瞪口呆。

  孫仲振說他臥室還有更值錢的寶貝,艾斯琪就跟進臥室。孫仲振取出鑰匙,打開一個紅木立柜,柜中有很多瓷器。艾斯琪探頭正要細瞧時,孫仲振突然轉身,把她拖到了床上。孫仲振力氣很大,盡管艾斯琪竭力反抗,無奈體單力薄,幾下就被對方摁倒在床上……

  當晚,艾斯琪跌跌撞撞地跑回家中,號啕大哭,她做夢也沒想到外表儒雅的孫仲振竟是一個色狼。次日一早,艾斯琪正準備打電話報警,看到兒子小龍,突然想,一旦報案,這件事情傳出去,她肯定沒臉在這里住下去,兒子也沒法在這所重點小學讀書了……況且,孫仲振是個離休廳官,兒女又在政府部門工作,人脈關系盤根錯節,單憑她的一面之詞,一定有把握將他繩之以法嗎?思來想去,她心里亂極了。

  當天中午,艾斯琪心事重重地走在小區花園里,孫仲振突然攔住她,滿面愧色地連連致歉,并掏出厚厚一沓錢塞進她的手里。艾斯琪趕緊把錢扔給他,拔腿跑開。從那以后,她就嚴禁兒子再去找團圓玩。

  兩天后,丈夫滿臉疲憊地出差回來,見兒子不和團圓玩了,就問艾斯琪原因。艾斯琪好不容易控制住情緒,找借口說兒子耽擱了作業,她有意讓兩個孩子疏遠一些。

  再次被強奸怎能再忍?千萬名畫誘發幾多貪婪

  見艾斯琪沒報警,孫仲振的膽子越發大了。

  一個月后的一天早晨,艾斯琪在小區門口被孫仲振候個正著。孫仲振稱“那件事”堵在他心里沒法釋放,他想找個地方跟她賠禮道歉。艾斯琪冷冷地說:“沒有什么好說的!”孫仲振連說自己一生干干凈凈,晚年竟做出這么荒唐的事,他一定給艾斯琪一個“說法”。

  見兩人拉拉扯扯,有人停下圍觀,艾斯琪害怕事情暴露,只得硬著頭皮跟在孫仲振的身后。走至半途,孫仲振接了個電話,告訴她自己要去一位離休老干部家拿件東西。艾斯琪心想去那里也好,有一個老干部在,料想他也不敢把自己怎么樣。很快,兩人走進一個家屬院,上了四樓。孫仲振掏出鑰匙打開一間房門,艾斯琪正奇怪他怎么會有別人家的鑰匙時,孫仲振三兩下就把她推進屋內,并鎖上了門。隨后,他再次把她拖進臥室強奸了……

  艾斯琪哪里知道這幢房子其實是孫仲振準備用來出租的,她又掉進另一個陷阱。事后,她哭罵道:“你這個人面獸心之徒,我一定要告發你!”孫仲振語帶諷刺地說:“你有什么證據證明我強奸你?你如果是聰明人,不如踹掉你那個無用的丈夫,嫁給我,我保證你穿金戴銀……”無論艾斯琪怎么辱罵,孫仲振只是色瞇瞇地瞅著她。

艾斯琪事后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離開那間屋子的。陷入兩難境地的她,只覺得欲哭無淚。在嚴重的心理煎熬中,艾斯琪終于將自己兩次被強奸的事告訴了丈夫。張化新滿腔悲憤,一拳砸在墻上,哭道:“你怎么不早說?我不殺孫仲振,誓不為人!”   待頭腦清醒后,張化新要帶著妻子去報警。艾斯琪卻哭著說:“事情要是張揚開,我沒法做人,再說,孫仲振既然能做到副廳級,他什么人找不到?”這番話讓張化新也失去了主張。無奈之下,他們決定把艾斯琪的父親艾秀文請到濟南,商議辦法。

  • 免費訂閱最新好故事,微信號:aigushi360
  • 本故事地址:http://www.283128.live/fazhi/9469.html
    ------分隔線----------------------------